时政要闻 您的当前的位置: 首页> 新闻> 时政要闻> 正文

群众的主心骨——记来凤漫水乡社里坝村“尖刀班”班长向云生

稿源:恩施日报 记者: 编辑:陈静如 审核:李传宝 审签:叶新燕 通讯员: 发布时间:2020-06-02 【选择字号:

融媒体记者 向相辉

来凤县漫水乡社里坝村是一个社情复杂的村子。2018年2月,来凤县市场监管局干部向云生出任精准扶贫驻村“尖刀班”班长以来,及时化解群众矛盾,解决群众需求,成为群众的主心骨。

赴任之际“一把火”

“你刚从乡里调到县里工作,好不容易松口气。”“社里坝社情民意复杂不要去搅这趟浑水。”亲朋好友劝道。

向云生认为自己是党的干部,又一直在基层工作,到社里坝村任“尖刀班”班长是组织对自己信任。所以当初在接到通知时,立即就赶往了30公里外的驻点村。

十多名村民在社里坝村委会吵吵嚷嚷,见向云生从车上下来,纷纷围上去反映问题。

“我是新来的‘尖刀班’班长,请给我一点时间,一定给大家一个满意答复。”向云生说。

工作要顺,首先底数要清。春节临近,村民大都在家,正是了解村情民意的大好时机。向云生连夜组织“尖刀班”成员开会,安排入户工作。

春节前后20天里,驻村“尖刀班”走访联系了村里389户村民。

向云生通过梳理发现,村民反映强烈的问题是低保和危房改造,于是决定从此入手,让村民改变对村支两委和驻村“尖刀班”的看法。

党员和村民代表重新对村里的低保户进行评审。

50岁的向发忠腿有残疾,家中有5口人。年轻时家中困难,被评为低保户。经过10年的奋斗,向发忠做起了建筑小包头,家中修起了3层小洋楼,还买了小轿车。

听到自己低保被评掉,向发忠心里很不舒服。

向云生最开始到向发忠家时,向发忠连椅子都不给他坐,直到向云生冒雨第三次登门,向发忠才终于被感动。

经过重新评定,全村10户因不符合条件被取消低保,9户新纳入低保。

群众安居无小事

“没有向班长,我的房子不知什么时候能够实施危改。”绿树掩映的红瓦下,陈吉发笑着说。

陈吉发是非贫困户,想实施危房改造未果,经常到村支两委吵闹。

去年4月,向云生决定帮陈吉发解决难题,帮他实施非四类危房改造,危房改造和厕所革命花了1万元,财政补助7200元,陈吉发只花费2800元。房屋不漏雨了,厕所不臭了,陈吉发见人就夸向云生好。

布龙新家,一栋150平方米的木房四处通风,墙壁被雨水浸泡,破败不堪。大风吹过,房屋嘎嘎作响,随时有倒塌的危险。去年2月,向云生向村民打听,得知房子是布龙新的,而且房主已经外出5年没有回家。

3月,布龙新从江苏盐城务工回来,住进摇摇欲坠的房子。

布龙新是村里建档立卡贫困户。乡党委书记、村支书动员布龙新危房改造,但被拒绝。

如果房屋倒塌,砸了人怎么得了?

布龙新油盐不进,村干部很着急。

向云生决定与布龙新做朋友,听听他的真实想法。布龙新说,别的贫困户都住进了宽敞的集中安置房,自己也想有一套。

向云生给布龙新解释,实施易地搬迁时,村里几次都联系不上你,现在易地搬迁已经结束,只能实施危房改造。

经过向云生苦口婆心的劝导,布龙新同意在原址新修一间120平方米的砖瓦房。新房修起后,外出多年的儿子儿媳也回到了家中,一家三口过了个团圆年。

化解群众千千结

“没有向班长,我这个家也就垮了。”5月20日,村民张顺权在长沙某工地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。

张顺权是村里建档立卡贫困户。2019年春节前,他在长沙做建筑工时不小心手骨折,回村治疗。6月,张顺权与妻子向水芝绊嘴,妻子一气之下回了娘家,随后向法庭起诉离婚。

张顺权是贫困户,还有两个孩子。如果离婚了,孩子没人照料,他家如期脱贫将成为泡影。

向云生批评了张顺权,还带着他找到向水芝,让张顺权给岳父母和向水芝道歉。

向云生帮忙给向水芝和她的父母做工作,3个小时过去,终于换取了一家人的原谅。

“要打死人了。”2019年5月,向云生在村委会办公,突然听到叫喊声。向云生走出室外,只见村民周红玉倒在地上,头上冒着血,旁边站着东山坪村的向世厚。

周红玉与向世厚是邻居。周红玉和向世厚家都喂养鸭子。当天,周红玉发现自家少了1只鸭子,四周寻找无果,见向世厚正赶着鸭子,于是上前去捉。向世厚不让,周红玉就骂起来。向世厚年轻气盛,走上去把周红玉推了下。周红玉倒地时头碰出了血。

向云生马上用车送周红玉到乡卫生院治疗,并联系派出所和东山坪村支书。经过调解,二人和好。

“人心都是肉长的,只要你时时刻刻为别人着想,就一定会成为别人的朋友。”向云生在笔记上写道。